查看: 17359|回复: 18

[亲情友情] 我的岳父(文/尹志)

 
发表于 2023-7-30 03:18:24 | 21人参与 | |阅读模式
我的岳父

文&图:尹志

       我的岳父,生于1933年,那时还是民国。十六年后,新中国成立。

       他12岁开始篾匠学徒,期间师从两位师傅。第一位是宗亲的堂叔。堂叔脾气暴躁,在我岳父一次活没干好后,用二指宽的竹片对他上下其手,耳朵被打破并流了很多血。

       我岳父捂着流血的耳朵愤而离师,并说了一句狠话:我不跟你学徒,难道还会饿死!?就此中断学徒。事后他回忆说,自己有错在先,但师傅打得太狠,不能对师傅从一而终,也是师徒缘份尚浅。

031130s666phjwpre46x0l.jpeg


       此后,岳父在家百无聊赖地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父母时不时在耳边唠叨,遂又投奔今怀忠镇一单身蔑匠师傅的门下,开始了第二段学徒生涯。

       师傅单身,手艺好,人也不错,对岳父有足够的信任,师徒两人挣的钱全都交于我岳父保管。我岳父当时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师傅如此信任他,足见其人品上佳。

       师傅有个不良嗜好,喜欢赌钱,且赌瘾很大。岳父那时多半选择呆在师傅家,极少回家,一为学手艺,二为吃饱饭,因家里没饭吃,通常只吃些掺杂菜梆子的稀饭,不能抵饱。师傅没事做时就爱打牌赌钱,有时徒弟做好了饭也不见他回家。

       师傅赌钱赢开心了,总会割点肉,炒上几个小菜,和我岳父对酌几杯。在没事做的日子里,师傅打牌,岳父就和当地小孩满山遍野地掏鸟窝,摘野果,无忧无虑地撒欢。这或许是他人生中最惬意的一段时光。岳父说起这一段,眼里还流露出些许的天真。

031130xkuwyk15a4mvpu4a.jpeg


       1953年,国家提出成立农业合作社时,我岳父已经是20出头的大小伙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做篾匠的手艺日臻成熟后,自己常接些私活挣钱,也帮生产队做篾,还经常被生产队派去合作社做工赚些小钱。他用自己的勤劳和手艺赚了日后结婚大部的费用。

       因做事踏实,他1958年前后,基本上就在离家不远四周荒凉的小屋岭(当然今非昔比)、合作社的鸭厂里做篾匠。鸭厂有几万只鸭子,需要很多鸭舍和鸭棚,这些大多是用竹片做的,我岳父篾匠的手艺在那里正好能派上用场。

031131ek8s0wbqr0vlq0vl.jpeg


       1959年前后,国民经济堪忧,尽管我岳父十分勤快,早出晚归,但囿于当时社会生产力的水平,生活依然拮据,而当时他已结婚生子,肩上担子陡然加重。在同行的撺掇下,他逃离(合作社不让走)了合作社的鸭厂,上井冈山去做篾匠手艺了。

       彼时,闭塞的井冈山迎来了第一次开发,全国几万工人进驻,他们修路、建房、造碑等。我岳父就在那里为这些工人建造便于居住的竹棚。后来,竹棚够用了,他也参与了修路。

       或许他的这段火热青春里,付出了太多,待近60年后的2018年,他重游井冈山时,井冈山地域内的地名还能如数家珍,且方位也大致不差。从他滔滔不绝讲述的神态中看去,他年轻了许多,满脸的皱纹里绽放出难得一见的笑容,你被他情绪感染的同时,全然忘记了他已是85岁的老人……

031131mesjwvemw100vlvn.jpeg


       1962年,他回到永新县,依然干着篾匠的营生。彼时,全国大炼钢铁,政府在西乡的水口建了个铁厂。那里需要很多筛子筛选矿石,一个筛子用上几天就坏了,消耗很大。铁厂一共有16个蔑匠,我岳父就是其中一员。他们的工作是砍伐竹子,然后剖竹成篾,做筛子,搭住人的竹棚,以及维修筛子。

       某日,砍伐竹子时,大家见山上有毛栗可摘,便欣欣然摘起了毛栗来。很不幸的是,我岳父被一条毒蛇咬伤了脚踝。慢慢的,脚踝肿得厉害,疼痛难忍,以至于不能行走。工友见状,即时做了个担架,把他抬到铁厂的医务室。他在医务室治疗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仍不见好转,肿胀依旧,血水照流,直立困难。他很是担心治不好,满脸沮丧。

       后来,幸好被一湖南懂蛇药的工人撞见,施一援手,自配了一服草药,敷后三日见效,七日痊愈!治疗期间,铁厂安排了我岳父西乡的老庚全程照料他的生活。老庚每日端饭、搀扶、擦身,尽显周到。岳父说起这,总说老庚是个好人,只是铁厂解散后,再无相见,岳父记起他的好,满是遗憾……

031131a88rff3933imii22.jpeg


       铁厂解散后,政府根据本人意愿,安排他们或进工厂,或去修桥修路,或进养路队不一。我岳父去了养路队,成了“体制内的人”。

       那时的公家人,工资极低,一月的收入不如农民卖三五只鸡,很多人出于现实考虑,弃“公”返农,我岳父便是其中一个。1963年回家后,他就一直呆在下谢村,成了一位十足的农民。有时我岳父也会调侃:当时如果没回家,我现在也有退休工资啰!

       因岳父长年在外做工,农事不精,回家后,又重新开始学习农耕技法,犁耙、莳田、春播、秋收、冬藏什么的,样样认真学习,直至精通。我岳父与人为善,凭借口碑,1978年包产到户前,做过若干年的生产队保管员,其间,尽心尽责。

031132h37c39g8pocuy58d.jpeg


       岳父生养了六个孩子,三男三女,足足可以写三个“好”字。为了把这三个“好”字写好,他一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一米七五左右精瘦的身体里,总能迸发出一种力量,支撑起这个大家,也为孩子们撑起了一片天空!

       他除种粮食外,还一边做篾匠,一边种胡萝卜,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鉴于当时的社会环境,还是架不住收入微薄,生活难免窘迫。埠前下谢村,种胡萝卜的地方,有谚语为证:下谢唔种萝卜要叫花!意思是说不种萝卜就要要饭。下谢村地少人多,在当时的条件下,土地不精耕细作,是无法养活下谢人的,所以下谢村家家种胡萝卜。

       胡萝卜难种,其中的辛苦也只有下谢人知道。“双抢”烈日当头,很是辛苦,忙完双抢本该好好休息一下,然而下谢人不能,他们要立马深翻土壤,碎平泥土,做高畦,还需畦面平整,如此整完地才能播种。为赶农时,他们只能在泥土半湿不干的状况下把泥土打碎,这工作真的十分累人!

031132ms3ypcrsb9pbr8bc.jpeg


       1987年,我与他的二女儿相恋,他给我的第一眼印象是,满脸的疲惫,走路颤颤巍巍,感觉行走不稳,好似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我当时就心头一紧:岳父的身体令人堪忧啊!

       他为何疲惫呢?!

       每到了饭点,他总还在农田里忙碌,以为他就要回来了,可饭菜凉了也不见他的身影。岳母对此颇有微词,他的回答总是那句:你们吃呀!等我干嘛?次数多了,岳母和孩子们也就不等他先吃了,因为吃完饭大家都有事做。

       他看着残羹剩饭,从不恼,道是能把这些吃出大餐的味道,菜汁拌饭,一点不剩,统统吃进肚里。他晚餐有时也喝点小(自产的)酒,大都没什么佐酒物,就着剩菜,深深呷上几口,怡然自得,一天所有的疲劳都随着这酒的入肚而消失殆半。饭后,他用自产的烟丝卷成一根烟,惬意地抽了起来。一根烟抽完,他的精神又起来了。

       他抽完烟,坐在板凳上小憩,又准备开始做篾了。他身旁那盏与他相伴多年的煤油灯,发出微暗的光正在摇曳,映照着他略带倦容又坚毅的脸庞,让人看了有些心痛。

       他或剖篾,或刮篾青,或编篾俱,只见那篾丝在他手上翻飞,篾俱一个个编成。他常常会忙到半夜,暑往冬来,日复一日。待到篾俱能成一担,他便挑去圩场卖。因手艺精湛,他还时常被四周乡邻请到家里去做手艺,管饭的同时,还能挣些工钱。

031133traqqj02qj2dbgbr.jpeg


       他为何疲惫呢?!

       胡萝卜经过几个月的打理,到了该收获的时候,先拔、洗、腌制、晾晒,最后成胡萝卜干。忙了半年,把这几百斤的胡萝卜干卖出去,换来一家人的生活费和小孩的学费才是重点。卖萝卜干的重任又一次落在岳父的肩上。

       卖萝卜干的日子里,每天凌晨四五点的样子,孩子们还在梦乡中,依稀听到大门吱呀的声音,那是岳父挑着几十斤重的萝卜干出门,步行向着四周的圩场而去。怀忠、芦溪、象形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因那三个地方对胡萝卜干的需求大些,红白喜事那里的人有喝胡萝卜干泡开水喝的习惯。

       那三个地方距离不一,快的要两个来小时,远的近三个小时才能到达。他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去。彼时,我岳父身患脚疾,长有“鸡眼”,每走一步都有些难受,为了省钱,鲜少坐车,来回就这样走着,走着。暑往冬来,日复一日……

031133ru8b28p0k8ogmqgz.jpeg


       我岳父60多岁的时候, 犯胃病住院,医生劝他戒烟,回家半个月后就把原先以抽生烟为主的烟戒了,这对有40多年烟龄的他来说是需要多大的毅力。

       苍天有眼,我岳父近70岁生活压力减轻心宽体胖时,脚上久治不愈的鸡眼自然痊愈;当塑料制品盛行,篾俱些微,以及怀忠芦溪等地对胡萝卜干的需求减少时,他又开始了养牛挣钱,那时他已70岁了;他自己省吃俭用,用养牛赚的钱,又为每个子女打了个金手饰,给人人留下个念想。

       我岳父年轻时能拉一手好二胡,是村里“三角班”的一名成员;我岳父80多岁时,早晚自个还能在村道上散步,锻炼身体,作息有规律;他一心为家,身教重于言教,让三个小孩考学成功,他是下谢村最成功的父亲;在他规律生活和六位子女各方加持的共同作用下,他的高寿排名在下谢村前三;即便在他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他如往常一样总会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我的岳父,我的老泰山,于2023年6月6日下午2点58分,驾鹤西去,享年90岁。

       -关于作者-
       尹志,男,江西永新县石桥镇人。1988年毕业于吉安师专(现井冈山大学)体育系,同年至1993年在石桥中学任教,现在广东惠州定居并继续从事教学工作,中学高级教师。工作之余喜执笔作文,虽无佳作问世,但心向往之。

知吉安大小事,用麦地网APP!——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https://app.maidi.me

使用道具 举报

极狐新能源
发表于 2023-7-30 06:09:50 (来自手机版) |
民国12年生人。

知吉安大小事,用麦地网APP!——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https://app.maidi.me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30 06:12:58 (来自手机版) |
看到龙源口大桥,就猜到是永新人了。石桥碧波崖,怀忠出打师,永新是个好地方!

知吉安大小事,用麦地网APP!——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https://app.maidi.me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30 06:48:29 (来自手机版) |

知吉安大小事,用麦地网APP!——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https://app.maidi.me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30 06:53:47 (来自手机版) |

知吉安大小事,用麦地网APP!——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https://app.maidi.me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30 06:59:58 (来自手机版) |
岳母的选择是对的,嫁人第一要勤快,第二要有一门手艺。六个小孩能有三个考上大学,这样的家庭确实令人羡慕。

知吉安大小事,用麦地网APP!——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https://app.maidi.me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30 08:27:58 (来自手机版) |
看你写的文章,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我爷爷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老木匠,年轻的时候凭借着开山斧响彻四方。我爷爷离世的时候我还小,对他的记忆不是很深,甚至连面容现在都慢慢淡忘了。唯一记得的是重男轻女,对我特别好,小时候买的一角钱的冰棍都是给我吃,我姐只有看的份

知吉安大小事,用麦地网APP!——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https://app.maidi.me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30 09:17:28 (来自手机版) |
邓少 发表于 2023-07-30 08:27
看你写的文章,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我爷爷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老木匠,年轻的时候凭借着开山斧响彻四方。我爷爷离世的时候我还小,对他的记忆不是很深,甚至连面容现在都慢慢淡忘了。唯一记得的是重男轻女,对我特别好,小时候买的一角钱的冰棍都是给我吃,我姐只有看的份

那你就没分给你姐吃?我奶奶也重男轻女,她家来客人我弟端个碗去夹菜我去就骗我没有啦。然后我弟就分給我吃。

知吉安大小事,用麦地网APP!——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https://app.maidi.me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30 09:49:28 (来自手机版) |
做回真正的自己 发表于 2023-07-30 09:17
那你就没分给你姐吃?我奶奶也重男轻女,她家来客人我弟端个碗去夹菜我去就骗我没有啦。然后我弟就分給我吃。

你弟弟好乖。

知吉安大小事,用麦地网APP!——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https://app.maidi.me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30 10:22:58 (来自手机版) |
做回真正的自己 发表于 2023-07-30 09:17
那你就没分给你姐吃?我奶奶也重男轻女,她家来客人我弟端个碗去夹菜我去就骗我没有啦。然后我弟就分給我吃。

一根冰棍用刀砍成两半,然后用水杯一人分一半。

知吉安大小事,用麦地网APP!——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https://app.maidi.me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举报中心|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法律声明|隐私政策|小黑屋|手机版|手机版|下载麦地网到手机|吉安麦地网

GMT+8, 2023-9-23 13:49 , Processed in 0.118923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吉安麦地网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