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598|回复: 4

[亲情友情] 良师益友(文/吕琼)

 
发表于 2024-3-31 02:36:42 | 9人参与 | |阅读模式 来自: 江西
良师益友(文/吕琼)

我是1991年9月入读吉安师范专科学校英语系的。进校没多久,学校组建弦乐团。我报名并通过了面试。因为必须自己准备小提琴,我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正式加入,这时朱高亭老师找到我,说学校有两把大提琴,如果学习大提琴的话,可以不用自己准备乐器。在这之前还不知道有大提琴的我,就这样进了弦乐队,稀里糊涂成了井岗乐团第一批大提琴手。

023431ya8op7p0uw3liaaq.png


朱老师是我参加弦乐队面试时的招考老师。那次面试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当时因为紧张,不敢抬头跟老师对视,却对目光低垂时所见到的那双手难以忘怀;那是一双钢琴家的手:手指长而直,指根指尖一般纤细,说话伴随手部动作时,手指张力很足,比一般人灵巧柔韧许多。后来我也有幸见识过这双手弹得的一手好钢琴。不仅如此,朱老师还熟悉各种乐器的发音原理,兼顾乐器的简单修理,还要完成管弦乐队中每种乐器各个声部的演奏分谱,同时处理一些表演邀请让大家有实践的机会;更多的则是组织大家排练,有时是演出曲目,有时是一些经典曲目以备不时之需。他那对又大又长的耳朵也让我既崇拜又惊惧——哪一个声部哪一种乐器发出的声音往高或者往低只要跑偏了哪怕是一丁点,作为总指挥的他就会用他那根细细的指挥棒,敲击着面前的谱架,发出清脆却穿透力极强的声音,示意大家停止:长笛,哪里哪里怎么怎么了;小号,哪里哪里没上去;黑管,哪里哪里再来一遍……大提琴作为低音伴奏乐器,难得有人欣赏,一直鲜有人学,所以我在掌握了推拉的基本功之后,很快被赶鸭子上架,参加乐队排练,就坐在朱老师右手边离他最近的地方。因为害怕被点名批评,每次合奏排练我都胆战心惊生怕自己演奏出差错。正是这种担心,反而加速了我的进步。后来我才知道,我坐的位置,其实是首席大提琴的位置;我也成为吉安师专管弦乐队的首名首席大提琴手。乐队这时也发展到拥有吉安地区甚至全省在规模上都少见的军乐队和管弦乐队,加上跟弦乐队同时期成立的民乐队以及稍后组建的电声乐队,这便是最初的井岗乐团了。

023432kpdsimvzch4j4hh4.png


不过那个时候还不叫井岗乐团。那时师专也还没有艺术系,所有艺术团、管乐团和音乐提高班的成员,都是从各系的音乐爱好者中选拔出来组建的。大家在各自的专业学习之余,要挤时间出来在乐队这边上声乐课和乐理课什么的。绝大部分同学像我一样,只有一些先天的乐感、节奏感,完全没有音乐理论知识。有些同学别说是五线谱,连简谱也不识;面前摆着乐谱也没法演唱或是演奏。朱老师就要安排好一定的时间给我们讲授声乐或者乐理知识。对于那时的他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那部二八大单车,和车头挂着的保温饭桶——大部分同学因为课务,只有中饭和晚饭的时间有空呆在琴房。朱老师为了能多指导我们,就常常去食堂打了饭在琴房吃,边吃边教。

我的大提琴老师是从当时吉安地区歌舞团请来的专业大提琴手傅德勤老师。印象中他个子不高,语速从容,声音轻细柔软,戴着眼镜很儒雅的样子;但是在示范和即兴演奏的时候却常常激情澎湃。一般每周授课一次,剩下的时间就靠自己尽可能多地抽时间练习基本功。我那时很是孤僻少言,所以当时除了学习,剩下的时间不是在琴房,就是在往返于琴房的路上;加上在音乐方面还算有点悟性,所以在大提琴演奏上进步很快,算是一个能令师傅基本满意的徒弟。据说在我毕业后的很多年里,傅老师还不时在学弟学妹们面前提起我。

一边学习一边练琴的平静生活大概持续了半年。管乐团因为之前参加1990年5月的第一届全省大学生文艺汇演以及1991年6月在井冈山召开的第二届经贸洽谈会开幕仪式,影响力逐步扩大,所以应邀继续参加1992年夏天的井冈山经贸洽谈会的开幕仪式。管乐团便从音乐提高班和弦乐队中抽调女生打击小军鼓,一支有模有样的军乐队就此产生。我也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很快投入到训练当中。从纪律的遵守、站立的姿态、鼓谱的背诵,到节奏、力度以及手腕灵活度的训练,再到打小军鼓的技巧操练、边打击边行进的步伐协调,朱高亭老师对我们都进行了接近军事化的集训。大家都以能参加演出为荣,努力克服炎热天气下严格训练带来的各种不适,最终又一次圆满完成任务。而遵守时间,顾全大局,服从铁的纪律,也是我从那以后养成的好习惯并伴随走过半生。

023432cepmvvmkk8kbmq9q.png


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跟随朱老师风风雨雨克服种种困难,参加了吉安市各种开工奠基仪式、洽谈会开幕式、以雷锋月、建党、建军为主题的合唱节的演出,这些日子令我终生难忘:基本功训练的重复和枯燥、排练时的纠错与紧张、演出前的忙碌甚至偶尔的忙乱、演出时的严肃认真以及演出后的轻松与释放,还有拿到微薄演出费时的欣喜;有时候我身著长裙演奏着大提琴,娴静与优雅在颤音中袅袅;有时候我一身白色军鼓演奏服走在管乐队前面方阵里,傲娇与飒爽随激昂的鼓点翻飞……在紧张的学习之余,生活不但充满了愉悦和令人振奋的音乐,乐队里既团结紧张,又严肃活泼的集体氛围,队友间兄弟姐妹般的亲密融洽,逐渐改变了我性格中内向封闭的元素。

023432kq7njoaql09bmj0x.jpeg


毕业后我回到家乡赣州教书。没过几年,朱老师也调回上海,在上海市第四中学任教;退休后仍然在琴行帮助从事钢琴的维修和调音工作。30年来,见面的机会虽然屈指可数,但我眼前无时无刻不浮现着他的身影:他高高瘦瘦不算挺拔的个子,轻抿的嘴唇,眉目之间布满的庄重,略带忧郁的气质,他走路的样子:两条长长的手臂摆动的同时,常常伴有手指的抓合甩动——那是为弹好钢琴的手指基本功训练。正是这种孜孜不倦的坚韧,成就了他在专业上的优秀。“身正既为范,学高乃为师”;朱老师正如他的名字,矗立于高处的亭子,为人标榜,令人敬仰:不但以他独当一面的才华,更以他坚毅隐忍的人品,严谨、坚持并刻苦追求完美——坚持内心的理想,刻苦追求完美的音乐,乃至完美的人格。而这些,也将继续成为我人生不断前行的鞭策和动力。

作者简介:
吕琼,1994年毕业于吉安师范专科学校外语系英语专业。现供职教育系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31 13:10:30 来自手机 | 来自: 江西
这些,也将继续成为我人生不断前行的鞭策和动力。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31 21:57:03 | 来自: 江西吉安
一个好老师足以让人怀念一辈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1 06:11:51 来自手机 | 来自: 江西吉安
羡慕你,当时我也很想参加学校的乐队,奈何囊中羞涩,未能如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10 00:22:21 来自手机 | 来自: 江西吉安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举报中心|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法律声明|隐私政策|小黑屋|手机版|下载麦地网到手机|吉安麦地网

GMT+8, 2024-4-22 02:45 , Processed in 0.02124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吉安麦地网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