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958|回复: 12

[庐陵茶座] 茶在盘岭上(文/江枫)

 
发表于 2024-4-3 00:00:20 | 11人参与 | |阅读模式 来自: 江西
茶在盘岭上(文/江枫)



吉水县螺田镇盘岭坑,和永丰县交界,村居于盘道山坳中。清光绪间,廖氏从乐安县迁此。一百多年来,廖氏血脉在这里渐次繁衍,他们布衣敝履,耕樵渔猎,在群山环抱中升起休养生息的袅袅炊烟。

235754s9nxuci6yu9uy1xb.jpeg


要我说,盘岭坑历史上没啥名气。它没有惊天动地的事件,也没有激励后人的事功,它甚至更没有为人称道的文人墨客。如果要说这里有什么名优特产,好像也无从谈起。

但是近些年,一片茶叶让这里名闻遐迩,它在盘岭坑俨然是个角,有呼风唤雨的能量,它在这里吃得很开,名声在渐渐叫响。

盘岭坑海拔较高,村舍散落,这里山环水绕,植被丰茂,有茶种植的自然禀赋,是茶生长的天然道场。岭高地低,盘旋而上,特殊地质长出来的盘岭茶,外形秀美、香气高雅、滋味甘醇,富含氨基酸、咖啡碱,沁人心脾,是茶中上品。



谷雨前后,是盘岭茶的高光时刻。茶园建在拔地而起的盘岭上,小蛮腰的样子依山走势,环坳迂回,岭峰起伏向青山箕开,百亩茶树分垄梯铺,渐入岭底,仿佛一位粗心的画家,不小心把颜料倾在无尽的写意里。透视之间,目光所及,千万枝茶叶从山尖跑了下来,它们多像在U型赛道上滑春的孩子,顶着嫩黄的叶帽,拂枝掠风,呼云唤日,又突然好像接到某种指令,时而欢呼雀跃,时而陷入思考,留下泼天芳香的脚步。深绿的婺源茶,浅嫩的白毫早,还有福鼎大白以及寿眉黄金芽,它们在这里踱着大佬方步,次第伸延,和风交叠,与云同泊,我怀疑天边那无尽的蓝以及树梢上透劲的绿,都是它们随手点缀的青绿。

235754sdyxutysz673t3h8.jpeg


在这样的茶园,人的心都会被满岭遍地的茶香置换。你想想看,春雾挽茶,早阳列茬,拾级而上,悬空的感觉会让人呼吸窒息。你在岭顶俯瞰,整个茶园状如佛髻,旋曲成螺,盘结束型,修脸净面,像是去参加一场盛大的华严法会。多么奇妙的感觉,手指触及一芽一叶,都能极致感到体内虚静放空,清风沸叶,闻香瀹茶,俗世不认,虚空观持。在这里,你会把自己忍性压迫又率性放大,沉重又轻逸,混沌又澄明。人生很多精妙,就像这片茶叶,在于度的修行,在于心的自明。我不知道这建园的设计者是谁,他是不是懂得佛茶一道?不然,怎么可能依岭赋形,做足了佛的美学,给出了禅的远意?他怎么可能阅读登茶岭者如我,持念之间,五脏六腑都会弥漫着性行交错的迷茫以及痴癫虚诞的归寂?

这一刻,我的心筑起一间光明广大的殿堂,恍惚间,我看到了一尊端坐在雨珠里的佛。



我承认,我是个茶迷,是信众,这跟我父亲有撇不清的关系。父亲爱喝茶,茶烟不离,因为好这一口,中年后就索性在自家开了茶馆。枫江集镇逢圩当街时,密密匝匝四面八方的赶集人,父亲好客心热,善讲戏文,又通茶术,茶馆生意好得很。忙不过来的时候,父亲总喊我去搭把手,帮衬帮衬。久而久之,我竟能依香辨茶,看色识茶。我也学会了很多段子,筛茶续水技术丝滑,颇得茶客赏识。一泡热茶,人间冷热,世事薄凉,都在其中。

235754eh1t1bvttfrzhv01.jpeg


可我没得到父亲一丝夸奖。在我看来,父亲是严肃的,这可能跟他做木匠有关,他匠活精细,接卯斗榫很在行,这需要难以置信的沉炼和专注度,需要不苟言笑需要严谨细致。可我有时候会让他失望,比如有一次数学考试,我把35分改成85分,比如我学业不进,痴心于美工、音乐、书法和舞蹈,在他看来,我是多么虚伪飘浮,甚至有些浪荡,母亲甚至为我到看花术婆,占卜求签,祈求神明的诣谕。在那个唯考是出路的年代,我显然出了父亲的格,这种不务正业的做派,总是惹他抽闷烟喝醉茶。直到有一天,茶尽客散,父亲起开一杯茶,青花瓷杯里,茶叶翻滚,盘旋而上,随后清香四溢,茶叶融水沉底。良久,父亲对我说,做人做事如同茶的习性,没有滚热的冲泡,没有盘曲向上的路线,没有隐沉的修行,是发现不了内心的芳香。我似懂非懂又觉得话里有话。许多年后,当我踏入仕途端了国家的饭碗,在城市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饭前或酒后,失落或成功,独处或群欢,总要斟上一杯茶,茶成了我生命构建的重要细节,那腾挪盘旋的茶叶,倒悬杯口又饱水幽沉杯底的情态,让我久望入神,天堂的父亲似乎并未离我而去……

盘旋上升,螺旋前进,这是茶,是人,是世间万物发展的形态。在多维度的世界里,重复和变化,衰退和复苏,时间是盘旋的;用进废退的科技,甚至人类意识、经济、艺术、教育乃至生命,无一不是上和下、沉与浮的交叠演进,无不充满佛茶一道的美学和哲思。

就像这盘盘曲曲又高高低低的岭上茶,满目青山都是它的经卷,一朵白云就是它的禅房,丝丝绵柔的春雨就是它的偈语,茶的盘岭,它是佛的道场?是禅的静室?

都说茶开一半春,那我呢?我心里开的是什么?



一个春雨过后的晴天,我和文友再次来到盘岭,以“盘岭试新茶”的来意游学采风。春田播种,远山衔云,岭上茶树层层叠叠葱葱郁郁,那蹭蹭长高的芽叶,仿佛是谁在敞念一卷佛经上的经文教仪。而奔走在茶树之间的我们,岭上之顶,坳谷之泽,散落得多像一场入定的布局。

茶的主人好客,入座而围,一款黄金芽献香,仿佛青山为杯,清风成汤。而我们在其中观色、尝味、叙谊,不,是在把执念放大放小,浮浮沉沉,满岭满树忽然有了心仪的气息。

235755muiiaans66y66tgu.jpeg

我们听到主人讲起盘岭茶让很多人过上好日子的故事,比如说螺田镇以茶为媒,要走出一条茶旅结合的路子,让盘岭成为蹿红的打卡地,又比如说把盘岭茶送上网络快递的云朵,让盘岭成为声名远播的淘宝地,再比如……

这多美啊!还有谁说盘岭坑籍籍无名,有谁还说盘岭茶貌不惊人呢?


作者简介:枫,原名刘建中,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吉水县作家协会主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3 07:40:39 | 来自: 江西
盘岭坑的茶确实可以,种植规模不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3 07:54:20 | 来自: 北京
景色优美,文笔流畅,情真意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3 07:58:35 来自手机 | 来自: 中国
想去看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3 11:53:15 来自手机 | 来自: 中国
写这样的文章 高考是绝对考不到大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3 17:07:24 来自手机 | 来自: 江西南昌
山好茶叶美。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5 05:12:42 来自手机 | 来自: 中国
kenal 发表于 2024-04-03 11:53
写这样的文章 高考是绝对考不到大学

世上就没有绝对的事!
看你的回帖,总是那么的自负!
有空你写篇文章,让麦友们看看你的文采与见识。可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5 11:40:28 来自手机 | 来自: 北京
你好你早 发表于 2024-04-05 05:12
世上就没有绝对的事!
看你的回帖,总是那么的自负!
有空你写篇文章,让麦友们看看你的文采与见识。可好?!

你查下这个作者当年高考考到大学没有

呵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5 13:50:24 来自手机 | 来自: 中国
kenal 发表于 2024-04-05 11:40
你查下这个作者当年高考考到大学没有

呵呵

我有必要去查吗?!
你看懂我这条回帖的意思了吗?!
文章写得好的人一定要有大学学历吗?!
古今中外,许多传世名著的作者,有几个人有大学学历?!你去查查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5 14:27:11 | 来自: 北京
你好你早 发表于 2024-4-5 13:50
我有必要去查吗?!
你看懂我这条回帖的意思了吗?!
文章写得好的人一定要有大学学历吗?!

亏你说得出来!还古今中外,许多传世名著的作者,有几个人有大学学历?!

时代不一样了,以前中国的确没有大学么!?但是还是有科举的吧!?这么多读书人怎么都去考科举啊!?

就是名满天下的柳永当年也考了四次科举吧,最后落榜才无奈说奉旨填词吧!

这文章的作者是吉水县里的文联主席, 73年的,混体制内的!

他要有这本事不考大学!?去弄个党校在职学历!?你真是脑子缺根弦!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举报中心|联系我们|广告服务|法律声明|隐私政策|小黑屋|手机版|下载麦地网到手机|吉安麦地网

GMT+8, 2024-4-22 01:27 , Processed in 0.07435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吉安麦地网

麦地网手机客户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